谁知我电子书下载电子书下载 -- 最新最全的电子书下载网欢迎您^_^

凤华无双下载

凤华无双

  • 电子书名称:凤华无双
  • 电子书分类:青春
  • 电子书作者:幕雪
  • 电子书类型:TXT/PDF
  • 信息来源:当当网
  • ISBN:9787229094348
  • 出版时间:2015-6-1
  •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免费下载说明:

  • 一、《凤华无双》是作者【幕雪】创作的原创小说作品,经版权方同意授权给谁知我电子书下载提供该小说免费下载!
  • 二、谁知我电子书下载免费提供TXT小说,TXT电子书下载,我们致力于收集全本全集完结完本的小说,但由于大部了份网络小说都处于创作连载状态中,所以我们也不能保障所有的小说都是完整版的!

热门青春类电子书下载

  • 1 追日 [下载]
  • 2 你是我最美的遇见 [下载]
  • 3 爱你26光年 [下载]
  • 4 苏志燮之道 [下载]
  • 5 诺言已老,遇见恰好 [下载]
  • 6 一直爱下去 [下载]
  • 7 武动乾坤17返截杀戮 [下载]
  • 8 守梦人 [下载]
  • 9 天鹅·晨星 [下载]
  • 10 当我们的青春渐行渐 [下载]
  • 11 宿敌 [下载]
  • 12 八点半的星光(典藏 [下载]
  • 13 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下载]
  • 14 献给亲爱的邵先生 [下载]
  • 15 大明星的小萌妻 [下载]
  • 16 一不小心靠近你 [下载]
  • 17 万千星辉 [下载]
  • 凤华无双目录

    第 一 章·初来乍到
    第 二 章·巧议分家
    第 三 章·第一桶金
    第 四 章·心灵手巧
    第 五 章·惊人发现
    第 六 章·顿然醒悟
    第 七 章·镇上变故
    第 八 章·恶有恶报
    第 九 章·生意兴隆
    第 十 章·求助王府
    第十一章·巧戏醋妃
    第十二章·渣爹上门
    第 十 四 章·如意算盘
    第 十 五 章·戏耍皇子
    第 十 六 章·朵朵算计

    凤华无双在线试读

    第一章

     

    大难不死

     

     

    浑身好难受,她这是死了吗?可是为何死了,她还能隐约的听到她娘和她弟弟的声音呢?她这是在哪儿,她是怎么了?

    昏昏沉沉的脑子突然闪现出了一些画面来,由于她的堂姐得了时疫,所以,她的奶奶竟是让她去照顾她的堂姐,可是,她也只是一下十二岁的孩子啊,又是长年的营养不良,所以,她的堂姐最终熬过了这一关,而她却是病了。

    可是,她并没有她堂姐那个待遇,在她病得很是严重的时候,她的奶奶和大伯娘却是将她丢入了深山中,让她自生自灭。

    虽然她娘和她弟弟一再的去恳求,但是却是丝毫没有说动她的奶奶,在整个蓝家里,她的奶奶便是一家之主,而她的奶奶很是偏心于大房,她们二房也只能算得上大房乃至蓝家的仆人。

    最后,便是在她娘和弟弟的痛哭声中,她被扔到了山上自生自灭去了。

    也许是她命不该绝,在她都要放弃自己的生命时,却是被人救了,救她的人她很是熟悉,还是三年前,她上山挖野菜的时候认识的这位老奶奶,她无儿无女无家人,很是可怜,而蓝朵朵原本就是一个善良的孩子,所以在平日儿里,她都会悄悄的给这位老奶奶送些野菜,野果等吃食,虽然都不是些值钱的东西,可是她的能力也是有限的,毕竟,纵使是野菜和野果,她在蓝家也不是可以敞开了吃的。

    虽然这个老奶奶在最初的时候对她冷冰冰的,完全不接受她的好意,但是时间久了,她却是渐渐接受了朵朵,而且时不时的还会给朵朵做一些朵朵根本就没有见过的一些吃食,当然,这也是有前提的,前提便是,朵朵不能把见过她,吃过她东西的事情告诉第三个人,特别是村里的人,就连她娘也不可以告诉,虽然老奶奶并没有说为什么,但是朵朵知道,这个老奶奶还是对她们村里的人有敌意的。

    这三年里,这个老奶奶还教了她许多的农业常识,她还吃过了许多以前没有吃过的东西,那些个东西,她可是连见都没有见过的,但却是极其美味,她甚至有时候觉得,这个老奶奶根本就是一个神奇的人,她有这样的本事,为何还要待在这个贫瘠的深山里呢?

    她病重,老奶奶把她救下后,整日整夜的在她身边照顾着她,虽然她一直昏迷着,但是,她仍能感受到老太太那浓浓的怜惜。

    之后的事情,她便是记不清了,所以她也并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是生是死。

     

     

     

    这种种的一切都在蓝朵朵的脑中闪现着,使得蓝朵朵的脑袋很是疼痛,突然她又听到了一个稚嫩又带着哭腔的声音道:“娘,姐姐的眼睛刚刚好像动了呢?”

    “谦儿,你姐姐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一个柔柔还夹杂着阵阵的哭泣的声音传来。

    “老二媳妇,我可是告诉你,咱家可就剩下这一头猪了,那个赔钱货死了也就死了,要是再把我的猪给染上病,那到时休怪我把她扔到乱葬岗,就是你也得给我滚!这丫头还真是个丧门星,被扔到深山老林里,她竟然还能被你们找到!”又是一个中气十足的婆子的声音。

    “娘!朵儿她没死,她真的没死啊!”只听身边那温柔的妇人反驳道。

    “我说弟妹啊,你就别在那里自欺欺人了,朵儿那丫头早就已经没气了,你又何必在那里强挺着啊,这场时疫死了多少人你不知道吗?况且,这几日里,她一直被扔在山上,没吃没喝的,不是病死也是饿死了,身上还染有时疫,你难道真想让我们大家陪你朵儿一块死啊!”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

    “大嫂,你怎么能这么说啊,朵儿可是为了照看雨儿才染上这时疫的,你看,雨儿不是没事吗?朵儿她一定没事的,一定没事的!”离着蓝齐儿最近的那个妇人似是反驳,又似是自言自语道。

    “我呸,你少诅咒我雨儿,我雨儿只是着了凉而已,什么时候得了时疫了,朵儿这个贱丫头又怎配与我雨儿比呢?娘……你看刘氏啊,她竟然诅咒您最亲的大孙女儿!”那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

    朵朵终于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原来,她是被她娘和她弟弟又给带回蓝家了,听着她娘的苦苦哀求与她弟弟的哭声,蓝朵朵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人善被人欺了,以往那位老奶奶可是没少同她说这些的,但是善良的朵朵总是不忍心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导致于她与她娘她弟弟一次次的被伤害,所以这次,朵朵不想再忍下去了,她必须要坚强起来。

     

    “你个丧门星,胡咧咧什么?一天就知道哭,趁早把那小丫崽子给我埋了去,要不然,你们娘儿三个都给我滚出去!”

    “奶!我姐没死,她真的没死,奶,你不要赶走我们,奶,谦儿求求你了!”那个稚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苦苦哀求道。

    哭求声,谩骂声,指责声,阵阵传来,蓝朵朵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口中传出呻吟声:“娘……谦儿……”

    这一声细微的声音一响起,世界终于安静了。

    “娘,姐姐她没死,她没死,她说话了,娘,你听到了吧,奶,大伯娘,我姐她说话了呀!”

    片刻间,朵朵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首先进入她眼帘的,便是一直拉着她手的一个妇人,只见她穿着对襟的蓝粗布夹袄,头发在脑后挽了一个发髻,苍白着脸,好似几天没有吃饱睡好一样,眼睛也肿得像核桃似的。

    “朵儿,我朵儿睁开眼睛了,我朵儿醒了!”见到蓝朵朵睁开眼睛后,那妇人一把把蓝朵朵抱在了怀里,而且抱得很是用力,蓝朵朵被她抱得都有些喘不过气了,很艰难地咳嗽了一声,这时那妇人才放开了蓝朵朵。

     这人不是她那善良又软弱的娘又是谁呢,由于她的爹爹在八年前离家赴京赶考去至今未归,外面又是有些个传言说是她娘和她弟弟克死了她爹,所以即便是她的弟弟再怎么聪明伶俐,她的奶奶也是不喜欢他,所以在这个家里,她的娘亲是十分辛苦的人。

     

    “姐,你终于醒了,谦儿好怕姐你就这样地睡过去啊!”听到弟弟的声音,朵朵眼圈却是红了,弟弟原本都十岁了,就是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他小小的个子,也就五六岁的样子,很是瘦小,巴掌大的小脸上最为醒目的也就是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了。

     

    闻着这周围的气味儿,还有自己所在的环境,朵朵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呢,她那狠心的好奶奶和大伯娘这是连猪圈都不想让她住呢,好啊,真的是好啊。

     

    看到她大伯娘那样目瞪口呆,又满是嫌弃的目光,朵朵心里也是止不住的心冷。

     

    由于蓝朵朵的娘亲是寒门小户出来的,所以很不招那个老太太的待见,可以说就他们成婚的时候,老太太便是反对的,后来还是自家儿子的哀求,又答应了她那个很过分的要求,这样才让蓝朵朵的娘亲进了门。

    而就是这个要求便让蓝朵朵她们娘三个背负了一生的耻辱。

    由于蓝朵朵的大伯早逝,而老太太最喜欢的便是她的这个大儿子,要说蓝朵朵的这个大伯,那也是一个才子啊,才二十几岁便中了举人,而娶的媳妇也是有着极好家世的,是他恩师的女儿,两人成亲一年多的时候,蓝朵朵的大伯在赴京赶考的时候,遇上了劫匪,死于乱刀下,老太太得知后,很是伤心,而他的媳妇余氏也几度寻死,由于两人才成婚一年多,所以两人还没有孩子,余氏那时候也才十八岁的年纪,小小年纪便守了寡,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啊。

    老太太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的,正巧二儿子也到了说亲的年纪了,二儿子虽然不比大儿子聪明,但却也是一介秀才了,要娶的女子却是老太太十分不喜欢的,一个寒门小户的女子哪能上得了台面,相对于二儿媳妇,蓝老太太当然是偏爱于她的大儿媳妇,加上那余氏的爹爹也是二儿子的恩师,对二儿子以后的科举那可是很有帮助的,因而,老太太便起了那份心思……

    她一直是不同意那个刘氏进门的,既然二儿子这样的执迷不悟,她也唯有用这一妙计来保留他蓝家的门楣。

    所以老太太便提出了让他的二儿子两房一起担,在古代三妻四妾很是正常,自家过日子,若是自家人不说,谁又会管呢?在他们这穷乡僻壤的,也没那么多说道,再说了大儿子一直无后,大儿媳妇又深得她心,二儿子若是能得到这大儿媳妇帮忙,那未来的仕途还不是平平坦坦的吗?从而她起了这个主意,而她的二儿子开始自然是不同意的,因为他深爱着刘氏,但是最后,来自他娘的压力实在太大了,所以没有办法,只能同意,同时他也是向刘氏承诺过,无论如何他最爱的仍是她。

    而刘氏也是个没主意的,自幼无母,只有一个嗜赌的爹爹,所以她除了相信蓝光辉(朵朵便宜爹爹的名字)根本别无选择,从而这才有了接下来的荒唐一事发生,这也是为何蓝朵朵的大伯娘只叫朵朵的娘亲为刘氏了,因为在她的心中,纵使那刘氏是他蓝光辉明媒正娶的妻子,但是自己却是蓝家老太太所看重的,所以她才是蓝家二房的正妻,也是长媳。

    最后在蓝老太太有意的压制下,果然是蓝朵朵的大伯娘余氏先生下一个女儿,而她那个女儿也只比蓝朵朵大上一个多月而已。

    蓝朵朵的爹爹还是在她四岁的时候进京赶考从此一去不复返,而就在自家弟弟出生的那一天,却有一个一块赴考的同乡回来传话,说是她那便宜爹爹住的那家店起了大火,从而他也葬身那火海之中了。

    蓝朵朵的奶奶一听到消息,还哪来的刚刚喜得孙子的喜悦,早就一下子倒仰得晕了过去,两个儿子可是她的主心骨,如今两个儿子都死了,她可如何是好,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无疑晴天霹雳啊。

    还有那一心等着做官太太的余氏也如天崩地裂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她余香就这样的命苦啊,如今虽然不算是改嫁,但她这一女也侍了二夫,以后她的日子要怎么过啊,况且,这事情也太过巧合吧,她的两任相公都死在了赶考的异乡,这若是让有心人去利用,或者是让婆婆起了歪心,那还能容得了她吗,更何况刘氏那贱人竟是那样的好命,一下子生出了个儿子,如今的局势对她很是不利啊,蓝家唯一的一个男丁竟是那个女人生的,那她余香还有何立足之地啊……

    所以余氏思前想后,越发觉得自己的地位将要有所动摇,虽说现在这蓝家也是没什么值得她留下来的人或是物件了,可是要知道像她这样的,嫁过两次人的改嫁,那也是极其的难的,若是连名声都不好的话,那她余香还要怎么活下去啊,两任相公都是死于非命,所以最后她终于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于是她悄悄地找人去给她娘送了信儿,第二日也就是在蓝家老太太醒来的时候,一位静夜庵的尼姑来到了他们的村子,当路过蓝家门口的时候却扬言说道,蓝家天降灾星,导致了血光之灾,若是灾星不除,怕是蓝家还会有大难发生。

    话说在三里铺子村,谁人不晓得那静夜庵是出神尼的地方啊,所以蓝家老太太一听说那神尼竟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来,蓝家老太太“嗷”的一声便倒仰了过去。

    而此时正在屋子里坐月子的刘氏哪里知道这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呢,她只知道还在她昏昏沉沉地睡着的时候,便有人闯进了她的屋子来,刘氏惊醒后,便发现那余氏与蓝老太太两人走了进来,伸手便要去抢那刚刚出世的蓝谦。

    话说那蓝老太太醒来之后,便越发地觉得,那神尼口中的“天降灾星”便是蓝谦,要不然为何那二儿子的死讯传来之时,便是那蓝谦出生之时呢?这样一想,她便觉得这蓝谦是非除不可了。

    所以老太太便去了刘氏的屋子去抢蓝谦,要把蓝谦丢到荒山上自生自灭去。

    却不料刘氏此时醒来,苦苦哀求,拼死护住了蓝谦,别无他法,蓝老太太总不能把刘氏也给弄死吧,所以最后她只能愤恨地离去了,从那以后,蓝老太太便更加不待见刘氏,对那蓝谦也没个好脸色,蓝朵朵更是个赔钱货,所以她们娘儿三个的日子很是不好过,更过分的是,本来这蓝家一共是有四间房,老太太一间,大房一间,二房一间,还有一小间草房是放杂货的地方,哪知那余氏不知道与蓝老太太说了些什么,蓝家老太太竟把她们娘三个给赶到了放杂货的那个破乱草房中。

    而刚刚生产完的刘氏,便被蓝家老太太指派了活计,若是不做,那蓝谦就必须被送走,刘氏无法,只能含着泪,靠着与蓝光辉的那点回忆与一双儿女坚强地生活下去。

    所以自那以后,家里的脏活累活全都是刘氏做,而吃得最差的也是刘氏与她那一双儿女,余氏与她的女儿蓝雨儿却什么活计都不干,家里面的好东西,老太太也都紧着她那宝贝大孙女吃,也许是蓝雨儿从小营养跟得上的原因吧,蓝雨儿从小长得就粉嫩可人的,不像蓝朵朵那样又黑又瘦的,老太太看到自己最疼爱孙女儿的模样,也知道,这个孙女儿以后是一个差不了的,转眼看到那个整日跟着刘氏做着粗活的蓝朵朵后,便满眼深深的厌恶,暗道,果然跟她那上不了台面的娘一样,只配做些粗活儿。

    孩子的心思或许是天真无邪的,但是刘氏却深深地感受到了婆婆的厌恶,每当她看到同龄的蓝雨儿过着快乐而又幸福的童年时,她便独自流着眼泪,轻抚着朵朵那黑瘦的小脸蛋,满满的都是心酸。

    蓝朵朵从小便是一个乖巧的孩子,看到自己的娘这样辛苦,所以从很小的时候,便开始在她娘的身边打着下手,慢慢下来,蓝朵朵比同龄的孩子都要早熟许多,也懂事许多,知道她的奶奶不喜欢她们,但她还是认真地生活着。

     

     

    蓝家这些年来早已不比从前了,家里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可以说整个蓝家上下,都指着刘氏一人支撑着,家里本来有十几亩的地,却因为蓝家上下只剩下她们这些个孤儿寡母的,余氏人家是书香门第之女自然是不会干那些个活计的,所以最后便只留下了三亩地让刘氏打理,余下的十亩地便佃了出去,而整个院子里,也只有一头猪与几只鸡而已,这也是为什么蓝老太太怕蓝朵朵住进猪圈会把猪也给传染上了病的原因。

     

    想了许多,朵朵终于是握紧双拳,既然妥协、懂事并不能让她们日子变得好过,那么,她还有什么好委屈自己的呢,她一定要靠自己让她的娘亲和弟弟过上好日子。

     

    想罢,朵朵便是带着仇恨与心酸的目光向那蓝老太太看去,蓝老太太今年有五十多岁,虽说身着旧夹袄,但却十分的整洁,脸上的神色也十分的阴沉,表情上并没有因朵朵而醒来而有任何的喜悦的表现。

     

     

     

    “朵朵那丫头不会是发烧烧坏了脑子了吧,怎么这么看着你奶啊?”余氏那尖细的声音响了起来。

    朵朵顺着这个声音,向蓝老太太身边的余氏看去,只见余氏身着半旧的碎花夹袄,耳朵上还戴着一对赤金的金叶子,头发上也插了一支银簪,明明在年纪上,她应该是比刘氏还要年长一些,但在她的脸上却找不出一丝的岁月痕迹,白皙的脸颊,杏眼柳眉,哪有半点如刘氏那般的沧桑。

    心酸过后,蓝朵朵便嘲讽地向余氏道:“大伯母这是希望朵朵脑子烧坏了吗?可是若是下回雨儿姐姐再染上时疫的话,不知道还有谁能照顾她,而且不知道雨儿姐姐会不会住得惯这猪圈呢!”

    “你个死丫崽子,你竟敢咒骂你雨儿姐姐,就你那贱命还想着跟你雨儿姐姐比,我呸!”那余氏哪有一点书香门第闺秀的样子,整个一个市井泼妇一样骂了起来。

    “娘,你看这死丫崽子,她咒骂雨儿,她这是恨雨儿不死啊娘!”余氏转身装作很是委屈又很愤恨地对着脸色越发阴沉的蓝老太太说道。

    “娘,朵儿她还小,不懂事,大嫂,朵儿她知道错了,她这是刚刚醒来,头脑还不太清楚呢!”还没等蓝老太太说什么,刘氏在一旁又抹着眼泪哭泣道。

    “奶,我姐这身子还虚着呢,有啥活就让我干吧,我现在什么都可以干了,您要是心里有气,就打我吧,您饶了……饶了我姐吧!”蓝谦那单薄的小身板就拦在了刘氏与蓝朵朵的面前。

    “丧门星的货,看来你们这是吃饱了没事干,还敢顶嘴了,那今晚上就都别吃饭了!”蓝老太太并没有被刘氏与蓝谦的哀求所打动,开口就骂。

    骂完后,看到还在哭着的刘氏,便满眼的厌恶道:“别在那给我哭天抹泪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去做饭去,怎么的,小的没死,想让我老婆子饿死啊?还愣着干啥呢?”说罢,蓝老太太还狠狠地瞪了朵朵一眼转身离开那个让她嫌恶的猪圈。

    刘氏惊慌地站了起来,很是不放心地看了一眼朵朵,但是好似又十分惧怕老太太的命令,所以便这样左右为难的样子。

    “娘,你赶快去做饭吧,要不然一会儿我奶又不让咱们吃饭了,咱们不吃还能忍着,可是我姐刚刚醒来,身体还弱着呢,这里有我呢,你快去吧……”小家伙是含着泪与刘氏说的。

    刘氏又为难地看了朵朵一眼道:“朵儿啊,娘亲得去了,你好好休息一下,一会儿娘去求求你奶,让你今晚上回屋子睡吧,这猪圈还是冷了些!是娘没能耐!”说完,便红着眼眶扭身出去了。

    蓝朵朵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一时口舌之快竟然给她那软弱的娘带来麻烦了,虽然一心想要强大起来,但眼下的自己根本没有资本这样逞强的,她心中很是懊恼,环顾整个猪圈,又看了看眼前这个长期营养不良的弟弟,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担忧,她心里满满的都是温暖。

     

    “姐,你别担心没饭吃,晚上我会把我的饭留给你的,我一顿不吃没有关系的,可是你现在正是虚的时候!不能饿着!”小蓝谦拍着小胸脯儿说道。

     

    朵朵闻言向小蓝谦看去,虽然自己可谓是命悬一线,而她的娘亲又软弱无能,弟弟还是个孩子,可是,这两个人带给她的温暖,是让她怎么也无法忽视的。

     

    既然有这么好的家人,那她一定要好好的珍惜啊,努力生活着,穷算什么?软弱算什么?有她蓝朵朵在,她一定会让她那软弱娘与营养不良的弟弟过上好日子的,但眼下首要的事情,便是她们要另起炉灶,不能与蓝老太太她们继续搅和在一起了,只是她那软弱的娘亲脑子估计是一根筋,不会先开口要求的。

     

     

     

     

    虽说是在乡下,但是毕竟是古代,这孝字却是很重要的,死了男人的女人,只要婆婆还在的,那便断然没有分出去单过的道理,再加上虽说那蓝老太太很是不待见刘氏,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刘氏确是一个干活的好手,所以她定然也不会同意他们母子三人单出去过的,所以这件事情上,她还需要再筹谋一番。

    而解决她们的温饱问题却是她将首要去做的。

    正在朵朵想着事情的时候,去而复还的蓝老太太与余氏又一次回来了,她们还是站在那个出口处,只不过,这次她们还带了一个老者来。

    “宋先生好!”这时一旁的蓝谦很规矩地叫了人。

    朵朵知道,这个人就是给她看病的大夫。

    “好好,今日老夫来瞧瞧朵朵那丫头的病是否去了根儿!”被叫做宋先生的这位老者是一位游医,本不是三里铺子的人,是后到这个村儿上的,但是这一住便是五年啊,平日里他也是为一些人家瞧瞧病,乡里乡亲的,一般他都不收诊金的,只是收一些吃食而已,所以三里铺子的人,都很喜欢这位宋先生。

    朵朵被刘氏和蓝谦又给捡回来后蓝谦就跑去求了这位宋先生,朵朵才捡回了一条命来,这宋先生不但诊金分文未取,还免费给他们提供了药材,这样朵朵才醒了过来。

    “宋先生,您可要瞧好了,看看那丫头到底好利索没,若是没好,我们家可没有那些闲钱给她治病啊!”余氏显然还对刚刚朵朵出言反驳而生气呢,阴阳怪气地说道。

    老者目光无波地看了眼余氏,转身为朵朵把了把脉道:“朵朵丫头,你果真吉人自有天相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谦儿,你姐姐无事了,你可以放心了!”随后又笑眯眯地对蓝谦说道,却丝毫没有理会那余氏与蓝老太太。

    余氏尴尬地涨红了脸,而蓝老太太却暗自松了口气。从她让蓝朵朵在猪圈养病一事,便知道了,她此时松了一口气,并不是因为得知蓝朵朵无事,而是她也知道,二房的那母女几个才是那干活的好手,若是这丫头真的有点什么事情,那这家里的活计谁去做啊,鸡鸭谁喂,猪谁喂,那几亩地又谁种呢,所以得知朵朵没有事情的时候,老太太终于松了口气。

    “既然没事,也别装那金贵小姐的样子,赶快出去帮你娘忙活去!”蓝老太太板个脸,开口说完,又扭身出去了,而余氏则也满含嘲讽地跟随着。

    宋先生则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也告辞了,蓝谦很有礼貌地跟着出门去送他,而这时只听院子中又响起了那蓝老太太中气十足的声音:“死丫崽子,既然无事了就给我出来干活,咱们乡下的孩子哪里有那么金贵,还在那给我偷什么懒,晚上还想不想吃饭了!”

    蓝朵朵无语了,难道她奶就不会用些别的要挟她,动不动就拿还吃不吃饭来说事。

    不过这次朵朵没有任何的反驳,因为,她也看出来了,她的反驳不会有任何的效果,她的奶奶就是看她们二房不顺眼,上至她娘,下至她弟弟,稍有不如意便破口大骂的。

    想着往日的种种,朵朵突然也觉得,造成今日的这个局面,或许也不光是因为她娘刘氏软弱,另一个原因就是乡下这种地方的人爱讲是非,若是明着反抗的话,被那有心人(蓝老太太或余氏)传了出去的话,那他们就是不孝了,到时候怕光唾沫星子也会淹死他们的,所以她还是慢慢想办法吧!相信一定会有办法的。

    朵朵一边想着,一边和蓝谦走出了猪圈,却发现外面竟然站了一个小美人,她穿的是半旧的藕荷色妆花褙子,漆黑的头发在头顶挽了个髻,两边耳后垂落几缕青丝。她的肌肤雪白,杏眼桃腮,美艳动人,只是她看着朵朵两姐弟那眼中却是深深的厌恶与嫌弃。

    “想不到你的命挺大的,这样了还没有死?呀,这是什么味道啊,难闻死了,你就不能去洗洗吗?”此小美人正是蓝朵朵的同父异母的姐姐,蓝雨儿。

    “雨儿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姐,她可是为了照顾你才病倒的!”瘦小的蓝谦上前一步,反驳道。

    “你个丧门星,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啊,谁要她来照顾我啊,不是她自己要来的吗?若不是有你这个丧门星,咱家会这样吗?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啊,唉哎臭死啦,你们两个快点离我远一点!”看到脏兮兮的姐弟,蓝雨儿捂住了鼻子说道。

    听到蓝雨儿的话后,蓝谦的小脑袋突然就这样耷拉了下来,好像很自责的样子,蓝朵朵终于忍无可忍地说道:“我们是臭,可是你别忘了,你每日吃的饭,喝的水,可都是我们做的,我们打上来的,可是却也没见你少吃一顿饭,少喝一碗水,若是你真的嫌弃我们,有能耐你自己去做啊!”还真是一家子极品啊,这样一个赏心悦目的小美人,说起话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噎人啊。

    “你……看我不告诉奶去,让奶骂你,哼!”那蓝雨儿竟红了眼眶转身就往正屋里跑了过去。

    蓝朵朵彻底无语了,她说的不是事实吗,她哭个什么劲儿呢,这样也就罢了,她竟然还去蓝老太太那里告状,这叫什么事儿啊?

    “你个丧门星,刚刚好一点就开始挑事是不,那么多的力气,你就多干点活,快去,那猪今天还没喂呢,还有那缸里的水都给我添满,别成天只想着吃饭,找事的!”

    刚进主屋,蓝朵朵便听到了老太太那犹如洪钟的声音传来,刘氏正在烧火,在刘氏的左右各有一个大灶和一个小灶。中间还有一道隔断,隔断北面摆放着碗柜、菜墩、还有一些杂物,等于是厨房的操作间。

    “朵儿,你快去帮娘抱些柴火,那猪,还有鸡鸭一会儿娘喂,水也还够,谦儿你快去帮你姐抱些柴火来!”刘氏听到老太太的叫喊脸色苍白起来,眼中也满是挣扎,但最后她还是不忍自家女儿去吃那个苦,从而头一次做了违逆蓝老太太的事情。

    “娘,朵儿她大病初愈,身子还不太好,那些活,我一会儿就会都干完的,娘你不用担心!”自作主张后,刘氏还小心翼翼地向蓝老太太解释道。

    “大嫂,雨儿,朵儿那孩子是病得心焦了些,你们别往心里去啊!”刚刚雨儿的告状,她在外间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所以她当然知道这蓝老太太发作朵朵的原因了。

    屋中的余氏与蓝雨儿并没有去理会刘氏,刘氏也没有去理会。

    与此同时,刘氏还给朵朵与蓝谦使了个眼色,让他们赶快去抱柴火,就这样,两人就在蓝老太太那继续传来的谩骂声中出去抱柴火了,虽然蓝老太太还是在骂,但同时他们也明白,她是默许刘氏的话了,而蓝朵朵也不得不承认,这蓝老太太也太有战斗力了,那嘴一张开骂人,都没有重样的。

    蓝朵朵与蓝谦向后院出去抱柴火,蓝家后院非常大,全做了菜园子。现在是夏末秋初的天气,园子里一畦一畦的韭菜、白菜、辣椒、黄瓜、茄子等,都长得非常喜人。一阵微风吹过来,带着点泥土和绿叶的清香。

    蓝朵朵深吸了几口气,心里也平静了好多,还能活着真好。

    两人一同抱着柴火回到了主屋,只见那蓝家老太太此时也站在了灶台的旁边。

    “老二家的!把这土豆给切成细细的丝!”

    “再往里面放些醋,少放葱花,雨儿不爱吃,多放些油,再放点青辣椒进去,雨儿爱吃。”

    蓝家老太太正站在外屋的灶台旁边,指挥着刘氏做这做那。

    “哎。”刘氏痛快答应道。

    “那白菜切细一点的丝,别炒得太大发劲儿了,你大嫂喜欢吃嫩一点的!”

    “……”

    “死丫崽子,你还在那站着干啥,过来烧火。”蓝老太太看到蓝朵朵与蓝谦抱柴火进来,便立刻命令蓝朵朵道。

    “啊?哦……”蓝朵朵此时除了忍还能做什么?这个家的规矩一向如此,自己如今还不到硬气的时候,若是瞎硬气,那么受连累的只有她娘和她弟弟。

    “奶,还是我来吧。我姐还没好利索呢!”这时蓝谦也抱着柴火跟在蓝朵朵的身后走了进来,听见蓝老太太说话,赶忙道。

    “娘,朵儿才刚醒过来,这些个活计我和谦儿忙得过来,等她好点……等她好点,再让她干吧。”刘氏向蓝老太太恳求道。

    “哼,刚才不还挺有能耐的吗?这败家丫崽子,都叫你惯坏了!”蓝老太太横了一眼刘氏,但是却也不再让蓝朵朵干活了。

    刘氏一副小白菜的样子,红着眼睛,一直在一边赔着不是。

    朵朵不仅是心里动容了,而同时单出去过的心思也是更加地强烈,若是再这样继续下去,那么刘氏和蓝谦两人是不会有出头之日的。

    刘氏的手脚很快,一会儿功夫,就将两样菜都炒好了。

    “谦儿,你去把桌子放上。”刘氏吩咐蓝谦道。

    刘氏也把那锅糙米饭给打开了,用盆盛了出来,紧接着往屋子里端,而朵朵看到大家都有活干,她也不能干站着,眼看着那白菜丝炒肉也好了,她便拿了一个大碗去盛,而她把菜勺子刚要伸到锅里时……

    “你个偷懒耍滑的馋货,你这是要干什么?”只见那蓝老太太又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蓝谦与刘氏,此时她怒视着蓝朵朵,一只手掐着腰,一只手又指着蓝朵朵大声骂道。

    蓝朵朵再好的脾气现在也被蓝老太太给骂得再也忍不下去了,这老太太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啊。

    “奶,我这是盛菜啊,您看不出来吗?不是您说我啥活也不干吗,怎么?我这干活也不对吗?”蓝朵朵实在是忍不住了,名声是重要,现在也不是扯破脸的时候,但是这老太太也实在太过分了吧,从她醒来到现在,她说过句好话吗,哪句不是开口就骂,开口就吵,更甚的是刚刚明明就是蓝雨儿挑衅在先的,结果最后还是她被骂,就算是偏心,那偏到蓝家老太太这个样子的也太过分了吧,这人简直不可理喻嘛。

    突然整个外间的灶台处,一时间竟安静下来,里边屋子里似乎也传来抽气的声音,片刻过后,只见还是刘氏先回过神儿来道:“朵儿!快向你奶赔不是,你忘了,咱们晚饭的分配都是你奶她亲自来做的!”刘氏满脸的惊慌失措,心想着,朵儿这孩子今日这是怎么了,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由于蓝家二房是在一块儿过的,而她们这房人口还多,所以,这分配食物的活儿,一直都是蓝老太太做的。

    而这边,只听啪嚓一声,蓝老太太把不知从哪里来的勺子一下子摔在了灶台上。

    “你的意思是我错了?你那明明是嘴馋想要偷吃,还想要骗我!”骂骂咧咧的声音又响起,一边骂着,一边手舞足蹈地比画着,她的手指差一点戳到蓝朵朵的眼睛上,看那架势恨不得把朵朵的眼睛给抓瞎一样。

    刘氏见状,慌忙过来把蓝朵朵拉到她的身后,虽然刘氏是懦弱的,但是此时她却大有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架势,边护着蓝朵朵,边开口劝说道:“娘,朵儿知道错了,您就消消气儿吧,朵朵刚刚也是想帮忙,不会偷吃的!”

    “是不是偷吃,我的眼睛没瞎,哼!”最后她又是狠狠地瞪了朵朵母女一眼说道。

    随后,她的眼睛就向那锅里面的菜看去,又看了看朵朵手上也没有沾上什么油渍后,她才又哼了一声吼道:“你们还在那干什么?还不快拿碗筷,怎么?还等着我这老婆子亲自去伺候你们啊!”

    朵朵看蓝老太太这样心虚不讲理的样子,很想上前去再与她理论一番,但是当她看到她那瘦弱的弟弟还有红着眼睛的娘亲后,她也只能作罢了,她知道,与那老太婆讲理根本是讲不通的,所以人家说啥他们也只能有执行的份儿。

    晚饭的地点是在一铺炕上,炕上摆了一个饭桌,而饭盆和菜碗都摆在了蓝老太太的旁边,蓝老太太拿起饭勺,先盛了满满的一碗糙米饭,递给蓝雨儿,在乡下,大米根本是只有过年过节才可以吃上的,而这普通的糙米饭,也不是家家都可以每顿吃饱的,别的人家都不会把糙米做成干饭,都会把它做成粥,然后里面还要拌些野菜进去,那样可以多吃几顿,而由于蓝家人口比较少,还都是女人,蓝老太太自个儿也并不喜欢吃稀饭,所以蓝家每顿都会做些干的糙米饭,只是,这干的糙米饭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吃到的。

    因此,接过了糙米饭的蓝雨儿挑衅地看了蓝朵朵一眼,但她却没吃,而是递给了余氏,余氏与蓝老太太都对蓝雨儿投以了赞赏的眼光后,蓝老太太又盛了一碗递给了蓝雨儿。

    而给蓝雨儿她们母女二人盛完饭,老太太又拿眼角扫了扫朵朵娘几个……

    只见她又拿过来三个稍破一点的碗,说破碗,是因为那三个碗或多或少都有了些缺口,蓝朵朵心里已经猜到了这三个破碗的主人了,可是这还不算,一般乡下都是用大锅煮饭的,所以就算火候看得再好,底部也会有些火大的地方,而火大的地方便会结了一层如锅巴那一类的东西,而蓝家老太太便在锅里又刮出了些锅巴,放到每个人的碗中,之后又在另一个碗里抓了些野菜来,最后又倒了些热水,边倒水的时候还边说着:“一个个的还等着我去喂啊,愣头愣脑的干什么呢?还不把自个的碗端走,我老婆子还要亲自端到你们手里去吗!”说完“嘭”的一声便把最后一碗锅巴重重地放到了桌子上。

    随后,她又把那碗白菜炒肉和辣椒土豆丝放到了蓝雨儿的面前关心地说道:“雨儿,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些,多吃些个子才会长高,这肉是奶专门给你做的!”边说着,还边往蓝雨儿的碗里夹着肉。

    虽说都是孙女儿,但是蓝雨儿这个孙女可是她的宝贝啊,小小年纪便已经同她那个私塾先生的姥爷习字了,而且又同村长家的孙女交好,村长家的孙子更是对她的这个孙女另眼相看,所以在蓝老太太的心里,这蓝家最后能否翻身,都是要看她这个孙女儿的,哪里会想到那个让她一向看不起的孙女最后却是凤冠霞帔在身风光地出嫁呢?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奶,我怎么闻到了一股猪圈的味道,真是难闻啊!”蓝雨儿故作那些个千家小姐的样子,用帕子轻按在鼻子上,之后还满含讽刺地看了眼蓝朵朵已经接了过去的碗,只见那碗里只有几块锅巴加上一些野菜,看着却猪食一般,蓝雨儿满脸嫌恶地看着蓝朵朵。

    蓝老太太顺着蓝雨儿的视线,看到全身还是脏兮兮的蓝朵朵,这时她便想到了蓝朵朵可是在猪圈里待了近半个月了,能没有异味吗?这样想着,蓝老太太便也皱了皱眉头横了眼对蓝朵朵道:“你个死丫崽子,你要埋汰死啊,这都醒了这么半天了,怎么还没去洗洗啊,真是脏死了,你给我上外屋吃去,省得在屋里把我们给熏着!”

    “奶,我姐她……她的病刚好,您能不能给她点糙米饭啊,我和我娘吃啥都成!”蓝老太太说完,蓝谦就看见了朵朵的脸色十分不好,他很怕朵朵会发火,所以就马上扯开话题道。

    只是,他向蓝老太太求情这事儿,却也是他真的想说的,他姐可是得了时疫刚刚才好啊,吃这野菜锅巴实在是没有营养。

    只是,当他的话刚刚一说完,就听到了“啪”的一声,蓝老太太把手中的筷子拍在了桌子上。

    黑着脸朝蓝谦骂道:“你个丧门星,吃吃,一天就知道吃,干活的时候怎么找不到你们啊,家里就这个条件,怎么?要不然我老婆子的饭给你们?你们那碗里的就不是糙米饭了,你也让大家看看,那叫不叫糙米饭,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你们也不用眼红雨儿,若是你们有雨儿一半懂事,乖巧,有雨儿那样的姥爷,我也让你们天天吃肉,若是没有,你们就好好给我吃饭,若是再惹事,那么你们就别吃饭了!”

    刘氏红了眼眶,好似想到了什么,而蓝朵朵现在气得浑身发抖,可是她知道,若是吵架,她一定不是蓝老太太的对手,而且,要是她们真的吵起来,估计那余氏添些油加些醋地传出去,到时候她娘和她弟弟的名声也就会这样的完了,但是她却并不想忍了,因为她是看出来了,这蓝老太太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儿,不是你一味地隐忍,她就能有所收敛的,她反而会更加变本加厉来折腾他们的。

    而当她听到她奶的那句话,“去问问大家,她这叫不叫做糙米饭”时,朵朵却是有了一个想法。

    对啊!她会用孝道来做欺压他们的资本,那她又为何不会利用呢?

    想罢,朵朵便很懂事地说道:“谦儿,姐没事,你和娘好好吃饭吧,姐这就‘出去’吃,别惹咱奶生气了,娘也累了一天了,早点吃完早点休息吧!”

    说完这番话后,蓝朵朵便偷偷向蓝谦眨了眨眼睛,然后就出去了。

    “朵儿!”

    “姐……”

    刘氏与蓝谦都有些不舍地叫道,如今虽说是秋天,中午的天气也是很热,但早晚的天气还是很冷的,蓝朵朵的病又刚刚好,他们怎么能放心呢。

    “娘,谦儿,你们放心吧……”

    临走之前,朵朵还故意看了一眼那蓝雨儿,之后挑起了嘴角暗道:“既然,你们这么嫌弃我,让我出去,那我便如你们所愿吧!”

    “蓝朵朵你……”蓝雨儿越发觉得蓝朵朵的笑容有问题,所以情不自禁地叫道。

    “你们还吃不吃饭了,不吃饭就都给我滚出去喂猪,喂鸡去!”蓝老太太看到刘氏与蓝谦那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便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

    “雨儿,你叫她做什么?你乖乖地吃饭,你要多吃些才会变得更漂亮,来,尝尝这土豆丝,可是专门按你的口味去做的!”蓝老太太看到蓝雨儿叫蓝朵朵,还以为蓝雨儿是性子太软,心疼蓝朵朵呢,所以马上转移了话题道。

    “谢谢奶,您老人家也吃,娘,你也吃!”蓝雨儿笑着给蓝老太太与余氏夹菜,同时心里也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蓝朵朵那个死丫头还能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呢!

    刘氏与蓝谦虽然还是有些担心蓝朵朵,但是碍于蓝老太太的怒火,也只能安安分分地吃饭。

    再说蓝朵朵这边,她并没有如蓝老太太说的那样,在外间灶台前吃饭,她则是拿了个小木墩,走到了外面的大门口,坐在了中间,小心翼翼地拌着饭,她知道如今是秋收季节,大家都在争分夺秒地抢收呢,而现在也该到了晚饭的时间,估计大家也该往家奔了吧。

    朵朵知道,蓝家住的地方是在这整个三里铺子最靠里面的,离田地很是近,所以大家回家的路上都会路过蓝家。

    所以此时蓝朵朵慢慢地拌好了锅巴,虽说锅巴被水一泡后,会变软,也会变多一点,只是与那野菜拌在一块,还是怎么看,怎么像猪食一般,虽说三里铺子各家的条件都不是很好的,但是现在却也没有人再吃野菜拌锅巴的了,眼下又是秋天,正是那丰收的季节,谁家能舍不得那一把菜呢,所以当蓝朵朵看着那一伙伙回家吃晚饭的人陆陆续续地要走过来了,她便暗自咬了牙,往自己的大腿上一掐……

    那眼泪便成双结对儿地掉了下来,其实疼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她想到了从她醒来到现在的遭遇,那蓝老太太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娘儿三个当人看啊,所以此时的蓝朵朵哭得很是伤心。

    “呀,这不是朵朵吗?听说你得了时疫好些日子了,这是好利索了吗?这虽然才是初秋,可是你坐在这冷风口边儿上,身体能受得了吗?”

    “是呀,朵朵,你可不能再让你娘难过了,你娘拉扯你和你弟不容易啊!”

    “这孩子这是怎么了,这是哭了吗,呀,看这小脸哭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就开始向朵朵问道。

    “我雨儿姐说我身上有猪圈味儿,我奶不让我在屋子里吃饭,所以……”朵朵话说半句还留了半句地说道。

    “这孩子也是个命苦的,真不知道李氏(蓝老太太的姓氏)是怎么想的,做人怎么就能这么偏心啊!”

    “哟!朵朵,你这是吃的叫什么啊?你的病才刚刚有了起色,吃这个可怎么好啊!跟三奶奶回家,三奶奶给你做点好吃的补一补,你这样坐在门口,可别再着了凉去!”

    此时说话的是一个穿着蓝衫的老太太,虽然干了一天的农活,但这个老太太还是很利索,一点也不像其他人那样浑身脏兮兮的,而且朵朵记忆中也知道这个慈祥的老太太对她还是极为怜惜的,时不时地还偷偷给她吃的,而这个老人便是她三奶奶,也是她爷爷堂兄的媳妇,而且她还清楚地知道,这个三奶奶一向看不惯她的奶奶,她奶奶也看不上三奶奶,两人可是对头呢。

    想罢,蓝朵朵便红着眼睛,仰着小脸道:“……三奶奶没事儿的,我……我身上的味儿太大了,就不去你那儿了,一会儿我吃完了饭,还要喂猪和鸡鸭,要不然我奶……”朵朵说得欲言又止的,不过看她的情形,大家不难想象李氏会做什么,无非就是非打即骂了。

    “哟,这孩子真是可怜,都这样了还让她干活啊……”

    “光辉她媳妇也是个命苦的,好容易生了儿子,这相公又没了,李氏那个老太婆又,唉,真是苦了这娘儿仨了!”

    三铺子大多数的村民还是比较纯朴善良的,所以很多人都为朵朵不平起来,同时她们也是觉得这朵朵三母子实在是太可怜了。

    “你这孩子,管那老货干什么?她还敢打你不成,她要是打你,你就去你三奶奶家,以后也不用回来了,早就与你娘说过了,趁早地分出去过,你们娘儿三个能干着呢,看你们走了,谁能干活?指着她那心尖的儿媳妇?哼!我看她就是看你们老实才欺负你们的!”于氏(三奶奶的姓氏)就是看不惯李氏那样的性子,总搞什么偏心,吃小灶那套方法,都是自家儿媳妇,儿子都死了,大家都不容易,那个老货怎么就想不开呢,而且二房这娘几个也都是好的,不像那个雨儿,嗨,那孩子估计也是被大人给影响了吧。

    “于小花,你个老货,你在那杵坏什么呢?怎么,你自个儿媳妇生不出来,你就到处使坏,让我孙女儿上你家去?你个老不死的,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正说话的功夫,没想到蓝家老太太便奔了出来,说是奔,那是因为她走起路来都带着风,满脸的怒气。

    “我呸,李香草你也配是个人?竟是这样虐待自个儿的亲孙女,你不得好死,我儿媳妇怎么了?她还年轻,就算是她生不出来,那我也不会虐待她的,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你怎么就那么心狠啊,亲孙女生了病你竟给她扔到猪圈里,你还是人吗?你撕烂我的嘴,我还要抽你呢!”

    三奶奶掐着腰骂道,这三奶奶一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是在镇上开杂货铺的,已经成亲了,儿媳妇给她生了两个孙子,虽说这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是由于镇上与乡下到底是有些距离的,所以三奶奶常常见不到孙子。

    小儿子虽说是在她的身边,但是已经成婚有五年之久,却没有一儿半女的,虽说这事儿一直是三奶奶于氏的心中之痛,但三奶奶却是从来没有亏待过自家的儿媳妇,所以,今日蓝老太太李氏竟拿这事来说事,三奶奶哪能不生气。

    两个老太太都气性很大,竟是相互扑了上去,就这样,两个年过半百的老婆子就这样撕扯在一块,而一旁看热闹的人也都纷纷来劝架。

    “李香草,你都多大岁数了,你好日子不过,整那些偏心的事儿,朵朵她娘儿三个都被你欺负成什么样了?你要知道,谦儿那是你唯一的孙子啊,你怎么能这样地丧天良,这若是四弟在泉下有知,也不会放过你的,你个狠毒的老货,怪不得我们家那口子当年看不上你……”三奶奶被一些人拉着,但还挣扎着想要往前冲着骂蓝老太太。

    “你个老不死的,你别在那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家要是有个天降灾星你试试看,我收留他们母子三个就算不错了,怎么着,我好吃好喝地供着他们敢情还错了?于小花,当年的事情,你还有脸提?你不就是仗着家里面有几个臭钱吗?我呸,看我不撕了你这个老不死的嘴!”蓝老太太也不是个省油灯,更何况,当年的丑闻都被人爆了出来了,她这张老脸要往哪儿放啊。

    话说当年,她与于小花两人那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村花,而蓝家又是旺族,蓝家四兄弟,就属老三稳重,老四有才华了,但是乡下人当然更青睐于会干庄稼活的了,所以那李氏与于氏便都看上了蓝老三,于氏虽性子泼辣,但是天真烂漫,而李氏却是十分高傲,眼高于顶,她满心以为最后那蓝老三会娶她,哪知最后却是娶了于氏,后来,她便听到有人说于氏的嫁妆如何如何多,家具是如何如何的好,她便恨上心头,她认为于氏是因为有几个臭钱才把蓝老三给勾到手的,而最后她也嫁给了蓝老四,所以这些年来,两妯娌一直不合。

    朵朵此时却大开眼界了,没想到这两个老太太竟是这样的泼辣,手脚并用了起来,而此时,那余氏和蓝雨儿也在屋子里待不下去了,也跑出来拉架。

    本来余氏是最不想出来的一个,丢不丢人啊,如市井泼妇一样,刚刚在屋子里面她们早早便听明白事情的原因了,她们实在有些心虚。

    余氏出来之后,赶忙去拉起架来,而蓝雨儿却是板个小脸对朵朵说道:“蓝朵朵,你怎么跑到门口来吃饭,你这是故意想丢咱们蓝家人的脸吗?奶什么地方对不住你们了,你竟让人这样的来欺负她!”

    蓝雨儿是想着,眼看着外面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若是照这样下去,难免一会儿村长会来调解,而她蓝雨儿在外一向是个善良又懂事的孩子,若是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是因她而起的话,那她的形象不就都完了吗,所以蓝雨儿便把矛头指向了蓝朵朵,针对蓝老太太与三奶奶打架这一事做文章。

    果然蓝朵朵感受到了少数人的不同目光了,刚刚那些还是很同情蓝朵朵的众人目光转变成抱有怀疑的目光,毕竟在古代这个地方,孝心是很重要的。

    朵朵当然也是发现了众人的表情变化,所以她立即明白了蓝雨儿的用心,可是朵朵又怎么能让她称心如意呢,所以她便上前拉住蓝雨儿的衣服,满是委屈与恐惧地说道:“雨儿姐姐,是朵朵不好,刚刚雨儿姐姐说朵朵身上有异味,所以奶就让我出来吃饭,可是我真的没有说那肉是紧着雨儿姐吃的,也没有说我娘与谦儿吃的也同我一样的,都怪我们命贱,都怪我们呀!”

    被朵朵这样一拉,蓝雨儿虽然十分嫌弃,但是却也被蓝朵朵的这一番言语给惊得顿了一下。她总觉得蓝朵朵今天有些变化,好像不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懦弱又胆小的女孩了,刚开始,她还以为是蓝朵朵因她而生病,才那样与自己顶嘴的,可是眼下这样有条理的“争辩”便让她不得不对她另眼相看了。

    蓝雨儿的一时闪神,恢复了正常,却见朵朵正用她那脏兮兮的手抓她的衣服呢,她身上这件衣服,虽说是八成新,但是也是镇里最为流行的,自己穿的时候也是十分小心的,此时这个死丫头竟用她那么脏的手来抓她,所以蓝雨儿很是气愤地低声道:“贱丫头,你还不放开我?你以为这些人就能为你出头吗?你做梦?最后看奶怎么教训你们!”

    蓝朵朵脸上依然挂着泪痕,但也凑过身去,低声说道:“我贱?你就贵了?你别忘了你身上流的是谁的血,要说贱,也是你娘更贱,你别忘了,你娘同我爹……所以,你就不觉得你更贱吗?”蓝朵朵一边说着,还一边用她另一只手拉蓝雨儿的另一只袖子。

    “你才贱呢,你个扫把星,你和你那个娘就是我们蓝家的下人,不对,是奴才!”蓝雨儿气疯了般地使劲推开蓝朵朵,而蓝朵朵却像是断线了的风筝一般,摔到了地上。

    “雨儿姐,我们是一家人啊,我怎么是奴才呢,还有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娘呢?”朵朵泣不成声哭了起来,而一旁打架的李氏和于氏也被蓝雨儿这一番话给惊住了,停了下来。

    蓝谦早早就跑到了朵朵的身边,试图拉起蓝朵朵,蓝朵朵却悄悄地握了握蓝谦的手后,看向她的娘刘氏,朵朵不相信,那蓝雨儿都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刘氏还能忍。

    可是最终朵朵又失望了,因为刘氏只是苍白了一张脸,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却是仍然没有发作,蓝朵朵心中哀叹道,看来这要分出去单过,她还要靠自己啊。

    “朵朵,你有没有伤到哪里?你没事吧,快快起来,你病刚好,可不要着了凉去!”这时只听到一个男孩子的声音传来。

    也就是这一道声音传来后,朵朵便发现了那蓝雨儿有了些变化,只见此时的她满脸的娇羞,刚刚还满脸的泼妇模样,如今却是一副含羞带怯模样,望向自己的身后。

    蓝朵朵不禁回过头去,看到了身后来人,看过之后,蓝朵朵终于知道蓝雨儿为何这副神态了,眼前这个少年,也就略微比她大上个两三岁左右,现在看他便是一副俊逸的模样,想必长大了也是妖孽一枚,一双细长的眼睛很是担心地看着自己,这便是村长的孙子,徐思源!

    村长的儿子听说是在京都里做官的,而这徐思源的身体不是很好,他的爹爹特意让他来乡下养身子,同时也是因为他爹爹刚刚调入京都,又身居要职,难免无法照顾他们兄妹,所以这兄妹二人,会时常地在这三里铺子住上一段,所以蓝雨儿便抓住了这次的机会,慢慢地接近他们兄妹。

    “源哥哥,你……你怎么来了?倩儿姐姐呢?”蓝雨儿脸颊一片羞红,有点不知所措地问道。

    可是徐思源并没有理会蓝雨儿,反而伸出他那修长又干净的手,把蓝朵朵拉了起来,很是担心地说道:“你病了这几日,还真是瘦了好多,你要切记莫再着了凉去啊!”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俩都多大岁数了,也不嫌臊得慌,还不快给我停下来!”只见村长徐长水板着脸怒斥道。

    “老婆子你,你这是跟弟妹为了啥啊,都是亲戚里道的,真是不让人消停啊!”说这句话的是一个精神的老头儿,如今看他的面相,不难看出,这个老头儿,年轻时也是一个帅小伙呢,此人正是三爷爷。

    “村长,老头子,你们来评评理,朵朵是为了照顾雨儿染上了时疫,可是那个老货……额……弟妹呢(看到自家老头子递过来的警告眼神儿,三奶奶马上把称呼给改了过来)她竟是先把朵朵给扔到了深山去,好在刘氏和小蓝谦把朵朵给救了回来,可是,紧接着又被这个老货给赶到了猪圈里去自生自灭,若不是宋先生心肠好,朵朵如今怕是已经去见四弟了啊,怎么可以这样的偏心,一个孙女能吃肉,另一个孙女却是连饭都吃不饱,我就是看不惯她的偏心,她就是……她就是找打,村长你说我打得对不对吧?”三奶奶如今仍是十分气愤地控诉着蓝老太太的恶行,说到最后,看到自家老头没啥反应,她便又向村长问道。

    “你……你胡说……我……我根本没有,三哥,你不要听她乱说!”蓝老太太也结巴地说道,众人一听便知道根本没啥说服力。

    蓝朵朵十分意外蓝老太太能心虚,因为在她的记忆中,蓝老太太是无理还能嚷三分的那种,今天却是一改常态,很明显,事情不正常哦,果然她竟然在蓝老太太的脸上看到了可疑的红晕。

    “我呸,你个老货,你那脸红得跟猴子腚似的是给谁看呢,年轻的时候你就不安分,老了老了,还扯这个!”

    就在蓝朵朵正在满是不解时候,只听三奶奶又开口大骂起来。

    这回蓝朵朵若是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她便是个傻的了,无论女人还是女孩,都是在自己心仪的人面前显得娇羞无措的,而无疑就是眼前这个刚刚还如泼妇一般的蓝老太太也不例外。

    “咳咳……都多大岁数了,你说的这是啥?”

    三奶奶这一叫喊,倒是把三爷爷给弄得不好意思了,老脸很是尴尬地斥道。

    “你看看她那张老脸红的,还怪我说……”三奶奶反驳道。

    “好了,不要说那些老掉牙的事儿了,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你们又还是妯娌,怎么就打成了这个样子!”村长训斥道。

    “还有你,李氏,你怎么能那样对你的亲孙女儿呢,雨儿是你的孙女儿,朵儿也是啊,你也能狠下去心,从明天开始,若是你不能一视同仁,那你便让她们娘三个自己单开火吧,你们家那几亩地都是光辉媳妇种的,除去你们自家吃的,余下的就让她处理吧,而那十几亩地,就是吃租,也够你们婆媳吃的了!”随后村长又眉头紧皱地把他这几日来一直想着的事情向蓝老太太说出来。

    蓝家的事情,他早就知道,可是虽说他是一村之长,但这毕竟是人家家里之事啊,他也不好过分去参与的,而这次却是差不点儿就闹出人命来。

    他知道朵朵那孩子平日里是个乖巧的,若是真的有什么好歹,那光辉媳妇估计也活不下去了,虽说这次朵朵是捡了一条命回来,但是为了避免以后再次发生这事儿,老村长是想了又想,最后想出这个办法来,那便是让她们娘儿三个自个儿立火。

    “什么?自个儿立伙?我不同意,我老婆子还没死呢,这就要分家吗?我儿子都被他们给克死了,如今还要分给他们家产,那是做梦呢,不行,我不同意!”眼下蓝老太太也顾不上三爷爷在一边了,也不继续娇羞了,因为村长的这番话她是万万不能同意的。

    要知道,虽说蓝老太太不太待见他们娘儿三个,但好歹他们三人可是干活的好手啊,何况吃得也不多(她根本没有想到,是她根本不肯给人家多吃啊)就是大户人家请丫头下人,那也要有月例的,哪有她用她们娘儿仨这么仗义,这么顺手呢,而且村长还想要打她那几亩地的主意,她怎么会同意呢。

    “徐大叔,虽说您是一村之长,但是这毕竟是我蓝家内部的事情吧,我们这孤儿寡母的此时不抱成团生活,那以后的日子过得不是更苦吗?更何况婆婆还在,我们侍奉婆婆也是应该的啊,万万没有让弟妹单立火的道理啊,那样做,只会让我们一家人变得越来越外道啊!”一直未开口的余氏说道。

     

     

    第二章巧议分家

     

     

     

     

     

     

    第二章

     

    巧议分家

     

     

    余氏觉得,若是现在把刘氏他们母子三人分出去单开火的话,那这些个活计要谁去干呢?而自家的婆婆脾气她是再清楚不过的,那些个活计她肯定不会亲自去做的,而雨儿又是她的希望,所以她也不会让雨儿做,那么很明显最后倒霉的肯定是她了。

    更何况村长还说,要把那三亩地分给那母子三人,那怎么能行呢,蓝家一共才十三亩地,十亩地又已经佃了出去,光那十亩地的租金,哪够她们用的啊,所以余氏也极力反对村长的提议。

    一时间村长又皱起了眉头,好似在考虑这余氏所说,余氏说的也是于情于理的,本来他也是有这个顾虑的,只是这次竟差点儿就闹出了人命来,所以他这才下的决心,可是眼看着人家婆媳这样极力地反对……

    而如今这边的刘氏心里也有一点小小的窃喜,但是却还是碍于孝道,不敢说些什么,而蓝朵朵和蓝谦就不同了,两人个一听到村长的提议后,两张黑瘦的小脸上全是满满的期望,原本朵朵今日闹这一出的目的就是有这个想法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事儿竟是能由村长出面来解决,若是这样的话,那再好不过了,要是靠她那个懦弱又孝顺的娘的话,估计这辈子都别想逃出她那极品奶奶的手掌心了。

    突然间,朵朵便感受到了有一道极为凌厉的目光朝她射来,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只见蓝雨儿正恶狠狠地盯着她,眼圈还是红红的,朵朵才发现,那徐思源正拿着一张帕子给她擦拭手上的脏泥土呢,由于刚刚自己想得太过出神,所以根本没有发现。

    感受到蓝雨儿的嫉妒与伤心,蓝朵朵有些无语了,看来她这个“堂姐”还真是早熟啊,她们才刚刚十二岁好不好啊。

    而朵朵现在还真是没有多少时间去揣摩那蓝雨儿的心思了,因为,刚刚那蓝老太太和余氏听到要分家的时候,明显都是不同意的,可是今日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了,若是不坚持分家,那日后若是再想分家的话,估计就更加难上加难了。

    所以就在众人又一次都沉默的时候,朵朵突然间想到刚刚自己那吃剩下的半碗“猪食”,早在刚刚她看到那碗“猪食”的时候,她根本没有胃口去吃了,只是碍于她这个身体病了几天没有进食太饥饿的原因,所以才吃了小半碗,而在刚刚蓝雨儿把她推倒的时候,她那余下的半碗猪食自然也洒了,蓝朵朵眼睛转了一下。

    便又红了眼圈,挣开了徐思源的手,蹲在了地上,小心翼翼地捡着地上的野菜。

    “朵朵,你还捡它干什么啊?这么脏了,根本不能吃的,而且,这是什么啊?你都病得瘦成这样,怎么才吃这个啊?雨儿不是说过,你们家的条件还是不错的吗?昨天她还与小倩说她的二婶做红烧肉做得很好吃呢。你怎么……”徐思源很是不解地向朵朵问道,而朵朵却清楚看到徐思源在朝她眨眼,朵朵突然明白,原来这厮是发觉了她的心思,这是在帮她啊。

    蓝朵朵实在想不起来,她的原身与眼前这个小帅哥有什么牵扯,但别人给自己的好

    凤华无双下载链接

     

    已下载559次           已下载436

    来自微博用户反小三交流的评论2016-06-23 07:05:08

    发表了博文《绝色狂妃》爱看书编尊贵的帝师嫡女阮琴尘,美绝人寰,却偏偏是一个傻子!再次睁眸,灵魂蜕变,一代死神特工穿越到白痴王妃的身上。从此,锋芒绝世,狂颜轻笑。凤华无双,翩若惊鸿。所有的欺辱,她都将一网页链接

    来自微博用户某人是诺拉的评论2015-11-21 02:28:37

    《撷芳词之凤华无双》第八章……我是有多爱这篇文?妈的!给姐累个半死!起滴比鸡还早,吃的比猪还烂……这文名字真做作!哈哈哈~~~不过我喜欢~

    来自微博用户正版TANSY-TANO_卓卓其华的评论2015-06-30 23:14:19

    兰陵现在叫枣庄啊。。。 枣庄无双长卷凤华,青梅缭乱黯了竹马 噗哈哈哈哈哈!!!@正版歌手河图吧 @正版河图大中华后援会 @正版河图

    来自微博用户壹步知遥的评论2015-05-10 00:16:55

    我这台千人骑万人压的电脑在我不在的时候被人做了什么!二次元的东西已经跑到三次元来了咩原来。。。。目测此人是凤华无双脑缠粉。。。。打了三百多张是用来送人的吗亲

    来自微博用户61生活趣的评论2015-05-10 00:16:55

    发表了博文《绝色狂妃》爱看书编尊贵的帝师嫡女阮琴尘,美绝人寰,却偏偏是一个傻子!再次睁眸,灵魂蜕变,一代死神特工穿越到白痴王妃的身上。从此,锋芒绝世,狂颜轻笑。凤华无双,翩若惊鸿。所有的欺辱,她都将一绝色狂妃

    来自微博用户电子书友会的评论2015-05-10 00:16:55

    推荐一本《千面凤华》,林家成作品,她穿越到东晋时期,有着绝世无双的美貌,但这是一个男人主宰的时期…

    最新青春类电子书下载

  • 1 追日 [下载]
  • 2 你是我最美的遇见 [下载]
  • 3 爱你26光年 [下载]
  • 4 苏志燮之道 [下载]
  • 5 诺言已老,遇见恰好 [下载]
  • 6 一直爱下去 [下载]
  • 7 武动乾坤17返截杀戮 [下载]
  • 8 守梦人 [下载]
  • 9 天鹅·晨星 [下载]
  • 10 当我们的青春渐行渐 [下载]
  • 11 宿敌 [下载]
  • 12 八点半的星光(典藏 [下载]
  • 13 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下载]
  • 14 献给亲爱的邵先生 [下载]
  • 15 大明星的小萌妻 [下载]
  • 16 一不小心靠近你 [下载]
  • 17 万千星辉 [下载]
  • 下载须知:本站所有电子书资源有网友提供,如有失效链接,请更换资源后再次下载;所有资源本站不负责保存。

    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集全本完结 小说下载 txt 电子书 免费下载全本 谁知我电子书下载

    热门标签 站点地图

    Copyright @ 2014-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谁知我电子书下载 版权所有 冀ICP备14017808号-3